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淫妇小兰之首都假日原作者:SlutKathy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37

我老公詹姆斯正好有一次去伦敦出差,他算了算出差的时间,正好周五忙完工作的事,于是我和他约好周五去找他,一起在我们的首都度个周末。周五晚上我赶到了伦敦,詹姆斯事先预定好了一个城郊的小酒店,我们可以一直住到周一。周六的白天我们四处观光,大本钟、威敏寺等等等等,但那天的下午我们去了伦敦的红灯区然后两个人兴高采烈的逛了好几家成人书店和成人用品店。作为一个女人,我当然不会空手而归啦——我买了好几套情趣内衣、PVC胶衣;至于詹姆斯,他买了一个套着天鹅绒套的情趣手铐还有一根看上去蛮不错的九尾猫鞭子。

  我看着那根鞭子,感觉到一股热火顺着我的小腹直冲上来,我迫不及待的想爽一下,于是就问柜台后面的柜员我能不能试穿一下儿情趣内衣。他看上去有点犹豫的样子,但我小小的诱惑了他一下儿:我跟他说我试衣服的时候还需要他在边上提供一些‘专业意见’。小伙子被我色诱到了店面后面的试衣间里,我当着他的面脱下了我的黑丝、吊带袜和高跟鞋,然后试穿了那条在小穴的位置有个大大的蕾丝开口的情趣内裤然后媚笑着问他怎么样,他紧盯着我的身体咽着口水跟我说‘实在是太漂亮了’,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他店员的身份那样客气的问我是否还需要试试什么其他的。我看着他隆起的裤裆,用手在上面飞快的摸了一把,然后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还需要个热心人帮我试试我老公选的那条鞭子”。

  他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冲我说道:“好的,女士!马上就回来,女士!”,然后像股风一样冲回了店面,然后手里拎着那根九尾猫又冲了回来。我让他稍等了一下,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又换上了PVC的文胸和丁字裤。他迫不及待的把我的手捆在一起挂到了天花板上的一个挂钩上,然后开始用那根九尾猫鞭打我的后背和屁股。虽然是情趣道具,但当皮鞭呼啸着打在我后背上时,我还是因为疼痛忍不住喊了出来,不过事后詹姆斯看了我的后背,说是只留下了红色的印子,没有什么真正的鞭伤。我不停的半是性奋半是痛苦的呻吟和喊着,但终于,快感战胜了痛苦。我让他扒下我的丁字裤,然后用那九尾猫抽我的奶头和骚穴。当我的奶头和阴蒂都被抽的又红又肿的鼓了起来以后,年轻的店员再也忍不住了,他把我的一条腿抬了起来,拉开裤链操进了我的屄里。年轻人的抽插猛烈有力,但这可怜的孩子明显耐力不好——他只操了我大概10多分钟,然后几乎在插进我屁眼里还不到一分钟后就射了出来。除了简单的SM性虐快餐以外,这次逛店我还是挺有收获的:我和詹姆斯结账的时候,他给了我们一个超低的折扣!

  逛完街以后,詹姆斯和我又去了一个成人电影院看了个小剧场AV,但实话实说的讲,我在后座给詹姆斯口交然后他把我按在座位上从后面操我的时候,我感觉看我们的人比看电影屏幕的人要多……逛了一下午,詹姆斯和我回到酒店小睡,休息过后我们去了酒店的酒吧随便吃点简餐。我们和酒吧的酒保戴夫很快熟络起来,詹姆斯喝着啤酒问他是否知道哪里有那种地下的成人俱乐部。戴夫擦着杯子说道:“当然啦,我当然知道。但你得告诉我你们打算玩儿多high我才好推荐嘛”。我笑着跟戴夫说道:“别担心这个,直接给我们来最烈的!”。戴夫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着詹姆斯点了点头才答道:“如果是这样……好吧,我认识一个地方,很隐蔽的私人会所,很难进去但我认识个那里的熟人。给我几分钟去打个电话”。

  他说完就撇下我们走到了酒吧吧台后面的小隔间里,五分钟以后,他手里捏着个纸片走了出来,另外一只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搞定!你们到门口的保安那里就说是戴夫帮你们预定的就可以了”,他补充道。我试图从他手里拿过那张写着地址的便签,但戴夫却摇着头说道:“不不不,美女。我满足了你们的一个要求,而且没向你们收费;公平起见,我觉得你该给我点奖励才对嘛”。我把头转向詹姆斯,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戴夫,注意到我轻微的点了点头之后他耸耸肩说了一句:“好吧,很公平”。戴夫让我走到了小隔间里脱掉全身的衣服只剩下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又从隔间里爬着蹲到了他的吧台下面。吧台大概有4尺高,我蹲在吧台下面把戴夫的裤链拉开然后把他的小兄弟吃进嘴里。鸡巴慢慢的在我舌头的逗弄下从半软半硬变成了很有精神的样子,我吞吐了足足有一刻钟,下巴都酸了但戴夫可能因为酒吧里不停的有人坐到吧台前面让他倒酒,所以紧张的一点射精的意思都没有。

  我只好改变策略,在狭小的吧台下面转过身,自己撩起裙子脱下内裤,把骚穴凑到他鸡巴上套住他的大屌。因为客人们都在,酒吧里满是嗡嗡的细语声,戴夫只能很小幅度的操着我的蜜壶。他的手在给客人们拿酒和倒饮料的间隙里不停的伸下来揉捏我的屁股,有时候还会弯下腰揉我的奶子。有时候为了给远处的客人递酒过去,他还会把鸡巴抽出来,几秒钟之后才又猛力的插进我的骚屄里,但从吧台外面看他只是匆匆的跑回了自己的位置而已。我不停的在他缓慢的操我的同时绷紧我阴道的肌肉,终于,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臀肉,鸡巴在我小穴里跳动着射了出来。当他平静下来之后,我把自己从那根大屌上褪了下来,然后转过身一只手堵着自己的穴口,另外一只手攥着他鸡巴的根部替他用嘴清理干净。我最后吻了一下他的龟头,然后把他的鸡巴塞了回去,拉好裤链的时候他低下头,冲着我低声笑道:“谢谢,宝贝儿,真的是太爽啦!”。我一路爬回小隔间,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詹姆斯那杯啤酒居然还剩了大半杯……我们离开酒店坐进出租车的时候,詹姆斯才告诉我,那其实已经是戴夫给他续上的第三杯啤酒了,他几乎是讨好般的把最贵的啤酒给了刚才和我们近在咫尺只隔着一层木板的老公。出租车很快就开到了那间外部装潢低调的私人会所,我们在门口报了戴夫的名字,然后走进了大堂。大堂里分成了四个区域:香草区(最基本的冰淇淋口味就是香草,这里代指1男1女的性爱区——译者注)、双性恋区、群交区和bdsm性虐区。我兴奋的跟詹姆斯说我们一定要都试一遍,每个区域都用单向玻璃隔开,大厅里每个区域的前面都围着一群围观的人。我们首先走进了群交区,进门的时候门口的告示上写着‘只限全裸进入’,于是我们把衣服寄存在更衣室的小柜子里,还都戴上了能遮住上半张脸的面具。进去的时候我发现里面的好几个女人都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他们看见我进来都欢呼了一声,几个人很快围了上来。我身上的三个洞眨眼间就被填满了,但我还是扭着头看着詹姆斯加入了旁边的一组男人,轮肏着一个金发大奶妹——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材真的很好,而且娇喘的叫床声连我听了都觉得非常诱惑。

  男人们源源不绝的走进了群交区,选中他们想要的女人操着;发泄过了的人坐在墙边的沙发上休息着。很快,他们就不满足于围着使用一个女人了,于是我被他们带到了刚才说的金发大奶妹的那张床上。他们让我和她六九式的躺在一起干着我们,我身上的那个金发妞也发现我和她都是愿意吃屄的骚货——她的阴蒂就没离开过我的嘴,我的也是一样。男人们喜欢操一会儿她的骚穴或者屁眼,然后再把带着她体味和粘着无数其他男人精液的鸡巴插进我喉咙里,几十下后再回到她下身的某个肉洞里。从我下身传来的一分来钟的空虚间隔来看,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当男人们短暂休息的时候,金发妹会主动收缩阴道和肛门,把她身体里的精液灌进我嘴里喂我喝下去,我也会投桃报李的把那些人身精华从我的骚穴和屁眼里喂给她喝掉。

  当我和詹姆斯终于觉得满足了的时候,我们和大家打了招呼离开了群交区;临走前我和金发妹法式湿吻告别,我们在舌头上交换着男人们的精液和自己的爱液,笑着吻了别。香草性爱区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啦,而且因为詹姆斯对于双性恋没什么兴趣,我们跳过了那两个区,直接去了BDSM区。看见里面满满当当的摆着的各种道具、性具和刑架,我发现自己在这方面实在是太孤陋寡闻啦。詹姆斯累的只在边上围观了,我向大家介绍说我是女m属性后,很快就被男s和女s们绑到了一个木马上,他们轮流用鞭子和手拍打着我,直到我求饶为止。

  第二个项目我落在了一个长得挺难看的金发女S手里,她把各种形状和大小的硅胶假屌和震荡棒插进我的骚穴和屁眼里,最大的一个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的手和胳膊的硅胶倒模。我的嘴里还被戴上了一个鸡巴形状的口衔,于是只能呜呜的叫着被她凌辱着。那根最大的硅胶假手插的如此之深,直到手腕的部分都被塞进了我的屄里,单向玻璃内侧是个镜子,我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小腹都鼓了起来,两侧的阴唇被撑得圆圆的像一张无声吞咽着的大嘴,我之前被打肿的阴蒂从阴唇之间露了出来,像铅笔上的橡皮头一样挺立着!单单容纳这么一根巨物就很夸张了,但那个女s还是意犹未尽的把一个超大的肛塞塞进我屁眼里,然后用气泵打着气让那个肛塞变得更大。我的骚屄和屁眼火辣辣的疼着,我不知道是阴道撕裂或者还是肛裂了,总之哪,我觉得自己从这里出去后最好还是直接去外科诊所为妙。但或者是她在插入之前涂了天量的润滑剂,或者是我的身体就是这么淫荡——当她开始同时抽插那两根巨棒的时候,我居然被她操的高潮不断,在她满是厌恶的眼神里高潮到浑身都抖了起来。

  第三个项目里,我被源源不绝的男s或者戴着穿戴式假鸡巴的女s从后面操进我的屄和屁眼里,同时还有人打着我的屁股,每一下鞭打我都得自己报数还要大声的说谢谢;至于身体的正面也时不时有人过来用鞭子抽打我的奶子和奶头上、阴蒂上的夹子。疼痛超出了我能承受的程度,我不停的哭号和哀求着,但我被虐待出了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的高潮直到每个人都累的再也折腾不动我为止。

  第三个项目结束后一个似乎是头儿的男S解开了我身上的道具,然后笑着问我要不要试试他们的‘终极凌辱’体验。好不容易来趟首都,我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呐,我嘴里有塞口球说不出话来,于是沉默的点了点头。我被他们吊了起来,脚踝被两根绳索拉扯着分的大大的,只有大脚趾勉强站到了地上——总之就是个‘人’字型就对了。金属做的乳夹夹在我奶头上,下面还吊着重物。我被他们当做了BDSM区的某种展示品一样挂在那儿,期间无数人走到我身边鞭打我,男女S们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是一个超级荡妇。凭心而论,男s们还好些啦,绝大多数只是使用我的骚穴和屁眼而已;但同性之间的虐待就难过的多了——女s们更了解女人的身体,她们会着重抽打我敏感的奶头和阴蒂,用各种道具操我,拉我奶头和阴蒂上的夹子直到我忍不住疼叫出来为止。其中一个女s不停的折磨我,让我用最淫秽下流的词称呼我自己直到她满意为止;另外一个女s更喜欢抽我的嘴巴子,或者让我戴上环状口衔再往我闭不上的嘴里吐口水。即使隔着bdsm区的隔音单向玻璃我都听到了大厅里的那些鼓掌和叫好声。

  直到午夜会所宣布打烊的时候我才被放了下来,詹姆斯撑着我的身体帮我穿上了衣服,我们打到了个出租车。在回酒店的路上,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满头满脸干涸了精液,他笑着问我是不是刚在那个私人会所里爽过。我也笑着问他有没有兴趣再来一炮。他把我们拉进一条偏僻的小巷里,在詹姆斯抽烟的工夫又操了我一次,但他抱怨说我的阴道实在太松了,于是我只好转过身让他操我的屁股。就在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一群流浪汉围了过来,他们气愤的说我们把车停在了他们睡觉的地方。然后詹姆斯说我们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愿意用我的身体来补偿他们。于是,在流浪汉的欢呼声中,我被推倒在了肮脏的地上,身下只有一条同样臭烘烘的脏毯子。流浪汉们轮流上着我,他们的脏手在我身上留下无数黑乎乎的手印。半个多小时里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几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操过。

  当他们爽过离开后,我躺在地上,两腿无力的分开着着,身上满是垃圾和流浪汉的臭味,红肿的骚屄和屁眼都大开着,汩汩的往外流着白花花的精液。詹姆斯干脆不再试着把衣服套回一滩烂泥一样的我身上,我被他和司机裸着身子架回到后座里回到了我们住的小旅馆。詹姆斯架着裸体的我走到街上,付了车钱,路边走过的人们冲我吹着口哨说着脏话,但我已经累得什么都不在乎了,我甚至不知道詹姆斯替我洗了澡,总之哪,我再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躺在床上有人敲门弄醒了我的时候了。我浑身肌肉酸疼,但还是强忍着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进来的是戴夫,他端着两人份的早餐送到了我们的床头。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给戴夫和詹姆斯展示着我一身的性勋章——那些牙印和鞭痕什么的。戴夫和詹姆斯都非常喜欢我的那些性感的印记,他们的手爱抚着我的身体,咬着我的奶头和我接着吻;很快我就被他们俩夹在中间做起了人肉三明治直到詹姆斯射进我嘴里,戴夫的精液灌满我的骚穴才算完。

  我们三个人淋完浴后,戴夫告诉我说他晚上有个party,想邀请我们参加。于是那晚我又变成了戴夫的party骚货,赤裸着身体为每位参加party的客人‘服务’。当他们让我站在桌子上,两腿之间摆着一个空了的香槟瓶让我自己套弄那个瓶子的时候,party达到了那晚的高潮。我醉醺醺的被他们扔在戴夫家后花园的木走道上,男男女女在我的身上放尿还有人拍照。每个人都说这是戴夫组织过的最棒的聚会。周一,精疲力竭的我和詹姆斯在酒店房间里休息了一整天,中间戴夫过来了一次,他把一堆我被轮肏和饮用圣水的照片和视频留给了我们,还称赞我说我是最能带动party气氛的人。我们在周一晚上离开了伦敦,首都真的是太好玩了!

  字节数:10559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com/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